亿元项目资金归属存疑,万家基金子公司通道业务失控

  新华网上海8月16日电(记者王原)一笔巨额资金遭私募挪用,使得上海两家基金子公司的资管计划陷入兑付危机。

  万家基金子公司募集的8亿资金,竟蹊跷地被第三方深圳景泰“挪用”,最后大部分出现在金元惠理基金子公司金元百利的账上——

  8月13日业内传出消息称,万家基金子公司万家共赢发行的名为“万家共赢景泰基金专项资产管理计划”的理财产品资金遭第三方挪用,涉及金额高达8亿元。部分资金则到了另一家基金子公司金元百利的项目上。

  ⊙记者 丁宁 ○编辑 张亦文

  万家共赢相关负责人14日向记者表示,该计划按照资产管理人与深圳景泰基金管理有限公司签订的协议,投资于与中国银行云南分行有个人房贷业务合作关系的开发商的部分售房受益权。然而景泰基金在资产管理人和投资顾问均不知情的情形下违反合伙协议,将资金用于其他用途。万家共赢方面于6月20日向公安部门报案,目前警方已介入调查。

  一家基金子公司发行理财产品所募集的10亿元中,竟有8亿资金蹊跷地被第三方“挪用”,最后出现在另一家基金子公司的账户中。尽管警方的介入使得相关资产得以冻结,但这一发生在万家共赢和金元百利两家基金子公司身上的“悬案”,短时间内还难以得到明确的答案。

  事件的另一方,金元惠理基金子公司金元百利总裁吴自力15日接受记者采访时介绍,该司发行的“金元惠理吾思基金城中村及棚户区改造系列专项资产管理计划”,募集资金全部用于认购深圳吾思十八期股权投资基金合伙企业(“吾思十八期”)的有限合伙份额,“吾思十八期”确实收到5.9亿元,但目前处于冻结状态,对于此笔款项的归属,等待法院合理合法的判决。

  狂飙突进的基金子公司,逐渐感受到经济下行的阵阵寒意;而一声“是谁动了我的‘奶酪’”,则是对其一向为市场所诟病的风控“短板”的又一次质问。难怪乎,就连子公司老总都不得不感叹,基金子公司步入了“多事之秋”。

  金元百利公告显示,“吾思十八期”项目通过中国银行深圳上步支行向融资人云南丰华鸿业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发放委托贷款,资金用于丰华鸿业位于昆明市官渡区的宝华寺城中村及棚户区改造项目。

  8亿资金神秘改道

  据悉,金元百利这只产品的合作方是深圳吾思基金,一家专注于地产项目的私募基金管理机构。这家机构与景泰基金的实际控制人同为李志刚。

新蒲萄京网站,  6月初,万家共赢成立一款名为“万家共赢景泰基金一号至四号专项资产管理计划”的有限合伙理财产品,募资总额将近10亿。

  对于涉及案件的两只资管计划,万家共赢方面表示,目前已经有效控制相关资产,能够保障投资人本息安全,资产管理人将全力维护资产委托人的权益,确保资产管理计划按期或提前兑付。

  根据该公司提供的信息,按照资产管理人与深圳景泰基金管理有限公司(下称深圳景泰)签订的协议,资金投资于与中国银行云南分行有个人房贷业务合作关系的开发商的部分售房受益权。

  吴自力表示:“将维护投资者利益,追回投资者本金是有可能的,但将基于市场原则,兑付的钱只能从项目中来。”

  然而6月20日,深圳景泰在资产管理人和投资顾问均不知情的情形下违反合伙协议,擅自变更景泰一期基金的投资策略,将资金用于“其他用途”。

  在当前二线城市房地产市场一片萧条的背景下,地产融资出现资金链紧张甚至合作对手涉嫌拆东墙补西墙,肆意腾挪资金填补缺口的事件并不鲜见,基金子公司暴露的风险或只是冰山一角。

  事后,万家共赢立即向监管部门和公安机关上报,“现已有效控制相关资产”。

  今年5月光耀地产传出的倒闭传闻,就一度令财通基金[微博]子公司发行的“财通资产-光耀扬州·全球候鸟度假地资管计划”陷入危机。

  事件的另一端。去年8月13日起,金元惠理基金子公司金元百利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下称金元百利)先后发行5期“金元惠理吾思基金城中村及棚户区改造系列专项资产管理计划”,募集资金4.92亿,计划全部用于认购深圳吾思十八期股权投资基金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下称吾思十八期)的有限合伙份额,由吾思十八期通过中国银行深圳上步支行向融资人云南丰华鸿业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下称丰华鸿业)发放委托贷款,资金用于丰华鸿业位于昆明市官渡区西部的宝华寺城中村及棚户区改造项目。

  据上海一家中型规模的基金子公司业务负责人介绍,基金子公司目前的业务有主动管理和通道业务两种。

  金元百利总经理吴自力强调,公司的主要风险防范措施包括项目公司丰华鸿业70%的股权质押和项目公司丰华鸿业对应政府的应收账款质押等。

  主动管理业务的明显特点是资金募集方是基金子公司、或子公司委托第三方机构合作,近年来以类信托的房地产项目为主。

  最终导致万家方面报案,将两家公司的事件连成一体的,就是吴自力所称的“丰华鸿业70%的股权质押”。

  通道业务主要是对接银行表内资产出表的业务,包括银行资产证券化、信贷资产出表、理财产品出表等多种形式,非常灵活。由于“找钱”和“赚钱”的两头都不是子公司,因此风险大多“金主”自负。而通道业务目前贡献了基金子公司的大部分规模。

  吴自力表示,6月11日,丰华鸿业股东佳泰地产向金元百利提出要通过支付6亿元保证金作担保,置换其所质押的股权;6月19日,吾思十八期有限合伙的账上收到了5.9亿元资金,然而付款账户是景泰一期基金。

  “基金子公司也被业内称为‘万能牌照’”,上述负责人说,“也就是什么业务都能做,风控也是相对松弛,所以发展规模堪称‘火箭速度’。”

  吴自力表示:“当时也觉得奇怪,首先资金没到6亿元;其次资金来源账户是深圳景泰,与前期沟通不一致。”3天之后,金元百利董事长张嘉宾接到上海市杨浦区经侦队的电话,告知其相关账户资金被冻结。

  基金业协会数据显示,截至2014年5月底,共有公募基金管理人94家,管理规模合计5.43万亿元。而基金新设立的67家子公司规模已高达1.6万亿元。

  “我们这才知道出了问题。”吴自力事后回忆。

  上海一家公募基金的风控人员向记者表示,基金子公司的野蛮生长将带来相应的风险。尤其在当前的宏观经济环境下,部分房地产融资项目的局部风险或有蔓延之势。

  根据万家方面提供的信息,被“用作他途”的资金将近8亿,除了上述金元百利账户中的5.9亿,另外还有2亿元被用于偿还深圳中行的一个到期理财项目。

  “已经追回1亿元,另外7亿元在银行冻结,实现保全,但存在权属问题,可能需通过法律手段解决。”万家方面表示。

  

   后续兑付存疑

  查阅资料发现,与金元百利合作的深圳吾思基金,是一家从事地产项目的私募基金管理机构,该机构与同万家共赢合作的深圳景泰的实际控制人都为李志刚。据悉,李志刚和上述丰华鸿业股东佳泰地产实际控制人李锐峰6月份已被批捕。

  然而对于投资者来说,目前最为关心的是自己的投资权益能否得到保障。

  8月13日,是“金元惠理吾思基金城中村及棚户区改造1号资管计划”的首个付息日,但金元百利表示,由于吾思十八期及吾思基金等主体的公章及银行账户被公安机关控制,资管计划正常运作受到严重影响,兑付只能“延期”。

  吴自力表示,目前公司已采取多种应对措施:向投资顾问——中国银行深圳上步支行通报本事件,要求其尽快提供解决方案;与昆明官渡区政府就如何继续推进宝华寺项目的开发进行沟通,官渡区政府方面正在考虑尽快提出宝华寺项目一级土地继续开发的工作计划;通过多种渠道联系宝华寺项目的接盘方,洽谈接盘事宜。

  “这个项目本身质地是优良的,我们希望通过与当地政府合作实现项目重组,产生后续效益。”吴自力表示:“另一方面,我们也积极谋求目前冻结5.9亿资金的所有权,尽最大可能保护投资者利益。”

  然而对于这冻结的5.9亿元是否归属金元百利,目前似无定数。

  分析人士表示,目前相关人员被警方控制,如果该案进入刑事领域,那么冻结资金即为“赃款”,查清后将退回万家方面;如果停留在民事阶段,那么后续两家公司可能会为争夺资金所有权而对簿公堂。

  在被问及是否能够完整保全投资者的本息时,吴自力坦言“无法做出刚兑承诺,但一定会尽最大努力”;而万家基金则在声明中表示,目前已经有效控制相关资产,能够保障投资人本息安全,资产管理人将全力确保资产管理计划按期或提前兑付。

  失落的风控

  此次事件尚有多处疑点,尽管相关公司回应“目前处于侦查环节,具体细节不方便透露”,不过在分析人士看来,基金子公司在风控方面确有失责之处。

  “募集资金被划走,按道理必须有托管行和管理人的授权才行,然而万家却表示并不知情,那这个钱是怎么转的呢?”另一家基金子公司人士如此表示;此外,也有消息人士透露,深圳金泰一期项目实际由万家共赢股东诺亚推荐,如果确实如此,诺亚亦有违反相关规定利用子公司牟利之嫌。

  而对于金元百利方面的质疑主要在于,该资管计划所涉项目是否运作良好,相关第三方为何要如此暗度陈仓。

  “如果项目有问题,融资人的理性选择是把资金划到个人账户跑路,而不是冒天下之大不韪拆东墙补西墙。”金元惠理督察长凌有法回应称:“我们首期兑付要到明年,现在‘拆借’没有意义。”

  凌有法“个人猜测”可能是第三方想尽快获得质押股权继续融资。然而移花接木者的真实意图仍有待后续调查。

  事实上,这次资金被挪用事件只是基金子公司近期风险迭曝的一个典型。

  就在前不久,华宸未来子公司曝出违约困境,融资方淮南志高未经批准非法占用土地被行政处罚,投资的欢乐园项目早在去年12月就已经停工,没有钱偿还本息。

  更早些时候,光耀地产传出的倒闭传闻令财通基金[微博]子公司发行的财通资产—光耀扬州·全球候鸟度假地资管计划陷入危机,目前财通基金称将通过拍卖土地、拍卖质押土地解决可能的兑付危机。

  对此,吴自力自己也坦言,最近行业进入多事之秋。

  沪上一基金分析人士认为,随着经济下行压力显现,前期高歌猛进的基金子公司开始面临更多挑战。在其看来,基金子公司前期拼命跑马圈地,风控先行的理念很多时候让位于抢时间、抓政策红利,在尽职调查、规避关联交易方面都有“很多漏洞”。

  据悉,目前万家共赢资管规模将近千亿,金元百利规模亦达到800亿,而两家母公司截至年中的公募规模前者为170亿,后者仅为8个多亿。

  “资管产品刚开始发展得太快,基金子公司本身又没有刚性兑付的能力,风险不小”。

  中国基金业协会今年6月专门制定了《基金管理公司风险管理指引(试行)》,单独用一个章节提出了子公司的风险管控,要求基金公司防范子公司可能出现的风险传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