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一鸣的进击与李彦宏的错失

新蒲萄京网站,马秀岚、张靖超搜索市场已久无战事,当字节跳动的有关搜索业务招聘启事发出,激起了千层浪。从事算法相关技术业务的程序员宁昊(化名)向《中国经营报》记者透露,此前应聘今日头条时,对方的HR则对其表示,头条做搜索是为了做大估值。这无可厚非。字节跳动在近年凭借着信息流和短视频的先发优势,大肆拓展其业务边界,成为互联网新贵。在投资者对其充满想象时,字节跳动也需要新的业务来突破天花板。字节跳动方面在近日向记者表示搜索业务刚开始,产品侧比较低调,等时机成熟,会对外公布。只是,字节跳动的搜索业务刚刚开始,已经有人迫不及待地希望有第二个百度的出现。近些年,在平衡商业化和用户体验的关系上,百度一直被公众诟病。PC互联网时代,百度把持着信息分发入口,但是移动互联网潮袭来之后,百度显然没有跟上步伐。在意识到移动端的短板后,百度在近两年开始着重自建生态,并力推手机百度APP以及手机端的信息流业务。曾在百度知识产品侧任职的技术人士王宽(化名)告诉记者,百度搜索公司原总裁向海龙是销售出身,虽然业绩增长比较快,但是过于侧重商业化。字节系狂奔猛进自百度在2017年开始全力推进信息流业务以来,字节跳动和百度已多次出现争端。此番推出搜索业务,则被外界视为字节跳动攻入了百度的主场。张一鸣每一步似乎都踏准了技术迭代与发展的节奏,在2016年字节跳动开始All
in短视频,推出“抖音+火山小视频+西瓜视频”的产品矩阵,通过补贴和营销投入使其在众多短视频中脱颖而出。公开资料显示,在今日头条和抖音两大超级流量入口的带动下,字节系APP的总使用时长占移动互联网时长比例从2017年上半年的3.9%上升至2018年上半年的10.1%。字节系APP使用时长超过百度系、阿里系和新浪系,仅次于腾讯系,位列第二,互联网新巨头雏形显现。尽管字节跳动在资讯、短视频领域领先,但放眼整个互联网市场,社交(微信)、支付(支付宝)、长视频(爱奇艺)的用户量明显高于前者。SEO(搜索引擎优化)从业者齐明(化名)告诉记者,就信息流广告而言,今日头条确实属于领先地位,一般广告主投放信息流广告基本会首选今日头条。但是今日头条的用户群体较窄,集中在科技类、生活娱乐向,百度的用户群体覆盖的面更广。他向记者解释,一般消费科技新闻以及娱乐消遣用户才会去使用今日头条。一位今日头条内部负责综合运营的人士对记者表示,互联网广告核心是信息与人的链接,搜索是人找信息,信息流广告更多的是信息找人,两种不同的模式,所以大家都想把这两块都做好,大家也都想做互联网生态圈。记者在今日头条APP搜索体验,发现在搜索框输入关键词后,搜索结果靠前的更多导向其站内信息,站外信息则排名较后。第三方平台小火花集团CEO张赵伟向记者表示:“字节跳动先用产品矩阵构建了相当广的护城河,旗下的抖音、今日头条、西瓜、火山、悟空问答、懂车帝等产品在垂直领域排名都较靠前。而其现有的内容依托于头条号和
UGC
(用户生成内容)生产,分发场景还较局限,搜索能扩大内容覆盖,而有了搜索后可以直接抓取其他网页,可以连接更多的内容,而且搜索与广告的匹配更加高效。”他也强调,目前字节系搜索产品还是以围绕今日头条为主的内容进行信息覆盖。资深产品人、滴滴前出行产品专家刘飞则认为,字节跳动是想通过搜索发掘用户需求,百度错失的就是坐拥许多用户的需求,但是迟迟没有为用户提供服务,仅仅起到了信息聚合的作用。字节跳动是一直给用户推荐内容,但是没有问用户需求是什么。因此,他认为字节跳动缺的是对用户需求的认知和洞察。“若能够基于现有的内容服务,做好内容的聚合搜索,再反过来发掘用户的各种内容需求,持续做新的内容服务,那这个生态才是最正向循环的,这也是百度最该做而没有做的。这一点,我认为对字节跳动最有价值,也是能让字节跳动真正从单纯的资讯+娱乐的内容平台,变成全品类内容巨头的一大步。”他说道。百度得与失这些年百度总被推至舆论的风口浪尖进行声讨,这关乎其背后商业化上出现的一系列问题。有受访者向记者表示,百度在管理和运营上确实有所欠缺。2016年,经历1月份的百度贴吧事件以及4月份的魏则西事件后,百度陷入严峻的舆论危机。时年5月,李彦宏发表了内容信进行反思。李彦宏认为坚守用户至上的价值观曾为百度赢得了用户,用户在百度贴吧、百度知道、百度百科中创造内容、贡献信息,这让百度区别于竞争对手。不过,李彦宏承认了百度在产品推进中的过度商业化。他反思道:“到今天,不同部门为了KPI分配而争吵不休,一些高级工程师在平衡商业利益和用户体验之间纠结甚至妥协。用户开始质疑我们商业推广的公平性和客观性,吐槽产品的安装策略,反对贴吧、百科等产品的过度商业化……从管理层到员工对短期KPI的追逐,价值观被挤压变形了……”前述危机过去不到三年,2019年年初一篇《搜索引擎百度已死》直指百度在搜索结果上对自家产品的过度倾斜,且广告展示过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