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世界改变了的我们是否还尚存勇气,温柔的对待那些弱者

       很后悔在写评论之前看了其他人的点评,这样一部电影选在夜深人静时观看,应该更能倾听内心!我没办法用好与不好来评价这部电影,从专业的角度来说他确实是一部难得的电影,但是影片向我们阐述的故事却让我不忍心在此刻用好字。
    整部影片除了让人抓狂的无奈,最让我纠结的就是受害者的家人收了钱同意和解的那一幕,民秀哭喊着自己不能原谅,谁也不能替他原谅,此刻家人这一角色在民秀身上体现不了半点温暖,这个世界本就残酷,冷漠,而本应扮演避风港的家人,却对孩子遭受的苦难选择逃避。这是多么讽刺的一幕。
    我不知道看影片时痛哭是因为什么,全篇并没有显而易见的煽情之处,只有无尽的迷茫,不清楚,黑暗以及人性的挣扎。孩子们遭受的苦难总是更能引起我们的悲痛,可能是我们这些大人对这个世界或多或少的失望而寄希望于孩子们能晚一点再晚一点看到这个世界的丑陋。
    我不质疑法律的公平性,但是对执法者却无法信任。他们总是会用各种说辞将法律的天秤向钱权的一方引导,而弱者的声音却总是被忽略,甚至掩埋。为恶者总是得不到应有的惩罚,甚至更加猖狂,因为衡量善恶是非的舆论永远倒向他们。孩子们说知道了我们也是有人疼惜的,我很欣慰在孩子们心里遭受厄运前后最大的变化是这个。但同时又深深的悲伤,每一个孩子都拥有被爱的权利,不管爱他们的是家人,朋友,甚至是陌生人。
    我希望我们的社会能更善良一点的对待每一个人,最起码要对孩子们善良,每一个成年人心里都有个童年的噩梦,但有的噩梦只是个梦,有的噩梦却纠缠一生无法释怀。为自己也为自己的子女们,请温柔的对待孩子们!

每当看到这种片子,就想变成一个超人,去消灭所有作奸犯科的无耻之徒,去把那些哭泣的孩子护在身后,但是可能实际就像堂吉诃德一样,伸张不了正义,反倒弄得自己内伤。或许我们会不断反问,怎么会有这样无耻龌蹉的人,他们的良心呢?但是实际身处这个社会,我们任何一个人都不会绝对正义,我们也会想靠人脉走后门,为了避免野火烧身,也会选择沉默后退,如果我们身边的人做了这样的错事,我们会不会一样泯灭良知去包庇。像姜仁昊一样,身处这种难境与利诱夹缝里,还能选择为了陌生的孩子站出来的人,真正又有几许?
看这么多电影,我始终觉得老人和孩子还有动物,是最能让人流泪的。《熔炉》中不断放大的孩子们的笑与哭,还有民秀奶奶那沉默布满岁月沧桑的脸都让我难受,社会宣扬给这些弱者们保护,但是我们总会看到,那些儿女不在身旁的孤寡老人,那些父母离家的留守儿童,那些虐待,那些精神暴力,宣扬的美德保护不了,甚至法律也保护不了,只要有人的地方,就会有漏洞,法律再怎么严密,也无法保证断的每一个案子都绝对公允,那些被这个世界残忍对待的弱者们,他们该怎样看待这个世界。总想起《入殓师》的一篇影评,笔者有句话说的好,“我多希望那时候有那么一个人,能温柔地对待离去的人。”我们一定都会希望,自己爱的人被这个世界温柔地对待,我也希望更多的人能温柔对待那些处于社会底端,无权无势的弱者们。温柔对待那些老人,让他们人生最后的旅程感受到的是温暖而不是疲惫与辛酸;温柔对待那些孩子,让他们在自己的童年里感受到这个世界的善意,让他们晚些体会社会的残酷。
最不希望的就是本该处在天真烂漫的年纪里的孩子,却流露出对世界的不信任,对人生的绝望。所以,我能理解民秀的选择,他已经绝望,长期被男老师侵犯,殴打,弟弟死了却无能为力,本来以为社会终于愿意为他们伸张正义,却发现到头来恶人喜笑颜开,继续作奸犯科,继续伤害那些他身边的同学,他该怎么原谅?在他那个年纪,是非黑白都是那样简单,好人应该幸福,坏人应该受到惩罚,他要的不是这些恶人上断头台,他哭着对老师说:“他们都没有给我和弟弟道歉,我怎么原谅。”是啊,如果这些恶人能承认自己的过错,坦诚地向孩子们道歉,那他们还可以选择相信,相信这个社会有法则,有是非善恶,还可以相信这个世界,继续走下去。所以民秀绝望,我们也绝望,他只能选择这种极端的方式结束自己,为弟弟为自己伸张正义。
新蒲萄京网站,看过《24重人格》就会知道,童年遭受的阴影,会给孩子造成一生的阴影,在最该学会善良与爱与是非的年纪,他们却过早开始不信任这个世界,他们长大后,或走上偏路,或抑郁,或彷徨,感谢影片最后给孩子们一个好结局,让孩子们身边有个正义温暖的人让她们信任,也希望那些遭受过或正遭受苦难的孩子身旁,有那么一个温柔对待他们的人,让他们还愿意相信这个世界,不要被绝望击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