险企年报揭SK海力士大火案,国内财险最大理赔案

  ◎每经记者 黄俊玲 发自北京

  每经记者 黄俊玲 发自北京

新蒲萄京网站,  2013年,全球第二大DRAM生产商——SK海力士无锡工厂发生大火,保险估损约9亿美元,成为迄今为止国内财险市场最大的一宗赔案。如今事情虽已过去近两年,但其余波仍未平息。《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查询发现,随着众多非上市险企2014年年报亮相,这宗巨额财产赔案的最新进展得以披露。乐爱金财产保险(中国)公司(以下简称乐爱金)在其2014年年报中表示,“2013年底及2014年初,(公司)向海力士半导体支付了1500万美元预付赔款。”

  去年9月,全球第二大DRAM(动态随机存取存储器)生产商——SK海力士无锡工厂发生大火,引发了迄今为止国内财险市场最大的一宗赔案。受此案件影响,众多相关保险公司的赔付情况也成为业界关注的焦点话题。

  此外,记者获悉,该案目前已经结案,最终赔偿额约8.6亿美元,保险赔付已经在2015年初完成。不过,直保公司现代财险与再保公司中华联合的再保险合同诉讼还在进行中。

  如今,随着众多非上市险企2013年年报赶在4月30日前陆续亮相,有关此一巨额财产赔案保单的关键细节也逐渐浮出水面。《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查询发现,作为SK海力士保险项目占比达50%的首席承保人——现代财产保险(中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现代财险)虽然受海力士火灾影响,偿付能力从2012年的1457.21%大幅下降至2013年底的207.75%,但其年报同时披露,现代财险将海力士项目承保份额的98%分出(即整个项目份额的49%),仅自留了1%的份额而已;鉴于此,公司表示,“此案对公司利润影响有限,在结案后,公司偿付能力将恢复到更好水平。”

  涉及5家直保公司

  此外,现代财险2013年年报披露,2013年公司与中华联合保险就SK海力士财产险项目的再保事项发生法律纠纷,涉及金额约2.75亿元,中华联合否认再保险合同成立,拒绝承担再保险责任。为此,现代财险已向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提起诉讼,法院已于今年1月受理该案。据介绍,截至年报披露之日,该案尚未进入实体审理阶段。

  据了解,SK海力士无锡工厂购买了充足的保险,这一保险“大单”由现代财险、人保财险[微博]、大地保险[微博]、太平洋产险、乐爱金5家保险公司共同承保,承保份额分别为:50%、35%、5%、5%、5%。值得一提的是,这些保险公司又都办理了再保险,所以涉及的保险公司非常多。

  现代财险承保自留部分仅占1%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了解到,在这一巨额赔案中,直接保险公司的自留额并不多,大部分已分出到再保险公司或国内其他财险公司。如现代财险在其2013年年报中就披露称,公司将承保份额的98%进行分出(即整个项目份额的49%)。换言之,现代财险自留部分仅占该项目的1%。

  《每日经济新闻》此前获悉,SK海力士火灾最新的估损金额高达9亿美元,已创下国内最大一宗财险赔案。这一保险“大单”由现代财险、人保财险[微博]、大地保险[微博]、太平洋产险、韩国乐爱金财产保险(中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乐爱金)5家保险公司共同承保,承保份额分别为:50%、35%、5%、5%、5%。现代财险是首席承保人。

  SK海力士保险赔案的影响到底有多大呢?随着各家保险公司2014年年报的亮相,乐爱金在其年报中称,“2013年公司承保的喜星电子,海力士半导体两家企业发生严重保险事故,损失数额巨大。2014年,公司向喜星电子支付了人民币3000万元预付赔款,2013年底及2014年初向海力士半导体支付了1500万美元预付赔款。这两笔大额赔案给公司资金流带来的巨大压力尚未结束,公司资金的流动性风险也一直存在。”

  来自保监会的数据显示,2013年现代财险的原保险保费收入仅为10473万元人民币,面对巨额赔付,现代财险如何应对?在此情况下,其关于此一保单的再保险安排显得至关重要。根据《保险法》第102条的规定,经营财产保险业务的保险公司当年自留保费,不得超过其实有资本金加公积金总和的4倍;第103条规定,保险公司对每一危险单位,即对一次保险事故可能造成的最大损失范围所承担的责任,不得超过其实有资本金加公积金总和的10%;超过的部分应该办理再保险。

  乐爱金进一步表示,“为了降低流动性风险,投资资金的运用在2014年受到很大的制约。公司每月末须保证有总额大于上季末总资产5%的活期存款、货币市场基金等流动性资产,该部分资金不可用于中长期投资。喜星电子、海力士半导体(赔案)由于在2014年末尚未结案,这两笔赔案引起的公司准备金资产增加,导致公司流动资金留存额的下限较高的影响依然存在。”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了解到,这一巨额赔案中,直接保险公司的自留额并不多,大部分已分出到再保险公司或国内其他财险公司。某险企的杨先生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这几家保险公司基本都办理了再保险,所以对盈利影响不大。

  而据乐爱金2014年年报,2014年底该公司的总资产只有7.98亿元,保险业务收入1.32亿元,净利润为576万元。

  现代财险4月25日发布的2013年度信息披露报告,也应证了上述预测。据悉,江苏SK海力士财产险项目中,现代财险作为首席共保人,共保份额为50%。不过,现代财险将其承保份额的98%(即整个项目份额的49%)进行分出,换言之,自留部分仅占该项目的1%。

  不过,某险企不愿意具名人士在与《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交流时透露,海力士保险赔案在2015年初就已结案,结案金额是8.6亿美元,现在赔付已经完成了,再保险也摊完了,现在基本上在做一些结尾的工作(如残值、公估费的支付等)。

  年报显示,2013年现代财险实现保险业务收入为2.72亿元,亏损218万元,与2012年211万元的亏损基本相当。

  衍生案件尚在进行中

  从偿付能力看,现代财险偿付能力在2013年末出现大幅下降,偿付能力充足率为207.75%,仅为2012年的七分之一,主要原因是被保险人SK海力士于2013年9月4日发生火灾,立案时间为2013年9月24日。不过,现代财险表示,“此案件对公司的利润影响有限,在结案后,公司偿付能力将恢复到更好的状态。”

  在海力士保险赔案中,有一个插曲——现代财险与中华联合的再保险合同纠纷。

  年报同时披露,2013年底现代财险
“已发生已报案未决赔款准备金”高达29.53亿元,而2012年该数据仅为1.15亿元,大幅增加了24倍以上。对此,公司解释称:“未决赔款准备金包括江苏SK海力士火灾案的准备金4.5亿美元(折合人民币约27.6亿元)。

  据了解,在一般情况下的企业财产保险理赔过程中,是直保公司先行赔付,然后再找参与再保险项目的保险公司摊回,所以中华联合与现代财险的再保险纠纷并不影响海力士案件本身的保险赔付。

  多家公司“受伤”

  对于再保险合同纠纷一事,中华联合和现代财险在2014年年报中均有提及。现代财险在其“重大事项”中称,2014年度,公司涉及一项重大未决诉讼如下:2013年,公司与中华联合就SK海力士财产险项目发生再保险合同纠纷,中华联合否认再保险合同成立,拒绝承担再保险责任。公司此后向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中华联合支付其在再保险合同项下应支付的摊回赔款约0.44亿美元、赔偿公司遭受的利息损失,并承担本案诉讼费用以及原告因本案发生的律师费用、其他法律费用和其他费用。截至目前,本案尚处于一审阶段。

  除了作为首席承保人的现代财险,其他承保人也受到波及。如乐爱金财险
(中国)2013年的偿付能力充足率为3859%,较2012年的4011%下降152个百分点,主要原因即2013年发生喜星和海力士大赔案,导致综合赔款上升,该公司的实际资本由约2.08亿元下降到约1.96亿元。数据显示,2013年乐爱金的净利润为224万元,同比下降了79.47%。

  中华联合则表示,公司“已委托律师代理本公司与现代财险之间的再保险合同纠纷。本案于2014年6月5日进行第一次开庭审理,双方互相交换了证据。截至本报告报出日,北京三中院尚未作出判决。管理层一致认为该事项不是很可能导致本公司经济利益的流出,本公司与现代财险之间的再保分入合同不成立,本公司无需承担该合同项下的保险责任,也不打算与对方进行庭外和解。”《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从保险业内获悉,上述案件或将于今年6月再次开庭。不过,对于上述信息记者并未从两家保险公司方面获得证实。

  除上述直保人之外,多家分享此保单的其他财险公司也受到波及。如日本兴亚公司年报显示,SK海力士火灾案出险后,该公司将赔付约4627万元,到目前为止,该案件还处于未决状态。该公司称,2013年12月末,受海力士赔案影响,该预计从2013年超赔合约摊回赔款4900万元,同时应支付相应复效保费约758万元,其中606万元应支付给关联企业日本兴亚损害保险公司。数据显示,2013年,日本兴亚净亏损同比大幅上涨了253.99%,亏损额为1318.94万元。

  此外,美亚保险2013年偿付能力充足率为338%,较2012年的412%出现下滑,主要原因有:尽管公司的偿付能力计算基础下的总资产由2012年的22.3亿元上升至2013年的25.9亿元,但认可资产比例由2012年的92%下降至2013年的91.4%,导致认可资产仅增加3.2亿元至23.65亿元,低于总资产增加额,这主要是由于受海力士大赔案影响,公司应收再保险准备金和应收再保账款非认可资产分别增长0.32亿元和0.3亿元。

  牵出再保险合同纠纷

  值得关注的是,据现代财险2013年年报显示:2013年,现代财险与中华联合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华联合)就SK海力士财产险项目发生再保险合同纠纷,中华联合否认再保险合同成立,拒绝承担再保险责任。现代财险此后向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中华联合支付其在再保险合同项下应支付的摊回赔款
(预计总损失为9亿美元的5%,应收中华联合分保准备金约人民币2.75亿元)、赔偿本公司遭受的利息损失,并承担本案诉讼费用以及原告因本案发生的律师费用、其他法律费用和其他费用。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于2014年1月13日出具受理案件通知书。截至财务报表批准报出之日,本案尚未进入实体审理阶段。

  现代财险表示,“根据案件事实并参考律师的意见,我们认为,本公司与中华联合之间的再保险合同成立,在法院认可双方之间再保险合同成立这一事实的基础之上,本公司从中华联合收回应摊回赔款的可能性基本确定(可能性大于95%)。”

  针对此次诉讼,中华联合在昨日(4月29日)披露的年报中也进行了回应,称“再保分入合同不成立”,无需承担责任。

  中华联合年报显示,“本公司已委托安杰律师事务所代理本公司与现代财险之间的再保险合同纠纷。本公司于2014年1月21日向北京三中院提出管辖异议,截至2014年3月21日,北京三中院尚未作出裁定。管理层一致认为该事项不是很可能导致本公司经济利益的流出,本公司与现代财险之间的再保分入合同不成立,本公司无需承担该合同项下的保险责任,也不打算与对方进行庭外和解。”